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
静止的五一假期,偷走了谁的快乐?

静止的五一假期,偷走了谁的快乐?

分类:科技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出品 | 虎嗅青年文化组

策划 | 黄瓜汽水

作者 | 黄瓜汽水

题图 | Pinterest 


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“那个NG”(ID:huxiu4youth)。在这里,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、故事和态度。


五一小长假来了,多少人心如止水。

 

被疫情偷走的第三年,想必大多数人已经忘记了随意出游的快乐。

 

打开朋友圈,再也看不到小长假期间刷屏的祖国风光九宫格了。

 

北京的朋友们在物资里等封控。冰箱冰柜都置办了新的,土豆萝卜囤了一阳台。

 

上海的朋友们在封控里等物资。从前不稀罕的肯德基,现在都成了幸运儿才能团购到的珍馐。

 

其他地区的朋友,翻遍了各地的防疫政策,一阵莫名的哀伤涌上心头——

 

诺大的地图,竟然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放心出行的。



 

除非你承担得起一不小心就隔离14天的风险。

 

原地静止的五一假期,在疫情下变得索然无味。再加上头晕目眩的调休,假期的轻松彻底消失。放了,好像也没放;与其这么放,还不如不放。

 

本期虎扯电台,三位主播聚在一起,吐槽一下今年再次凉凉的五一假期。就算我们困在原地,也别忘了给自己找点微不足道的小乐子。

 

静止的五一假期,放假放了个寂寞

(点击这里收听完整节目)

 

vol. 190

主播:黄瓜汽水、木子童、渣渣郡

录制、剪辑:CC

 


你可以先回想一下,自己有多久没坐过飞机了?

 

一位网友感慨道:“今年,坐飞机这件事,似乎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。”

 

如果你看过民航局今年4月份的第二场新闻发布会,就会明白整个旅游运输业走到了至暗时刻。疫情加上东航321空难,钝刀割肉般锉磨着民航人。

 

3月全行业完成运输航空飞行43.3万小时,同比下降55.0%;

3月民航旅客运输量1537万人次,同比降近68%;

3月全行业飞机日利用率为3.5小时,同比下降4.7小时。

接下来五一期间客流仍将大幅减少,预计五一期间民航共运输200万人次,日均40万人次,同比下降77%。

 

五一本应迎来一波消费热潮,但以目前疫情反扑的情况看,形势不容乐观。

 

交通运输部4月28日发布,当前疫情形势下,今年五一假期客流将呈现三个特点:说白了就是,没几个人能出远门,能出趟小区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

五一客流量较去年明显下降 。预计假期全国客运量1亿人次,日均2000万人次,较2021年同期下降62%左右。

客流呈现“两头高、中间低”态势。预计假期客流高峰将集中在首日,达到2250万人次,但较2021年下降61%左右。

客流出行以“就地、就近出游”为主。受疫情形势和各地防控政策影响,假期群众旅行半径较正常时期明显减小。

 

电影院也难挨。

 

就在4月,全国影院营业率一度低于50%,意味着全国有一半影院不开门。五一档有8部影片宣布撤档,以目前预售票房的数据来看,这个五一档将异常冷淡。

 

在一篇怀念2019年的文章中,作者提到了2019年的电影院,“这一年全国有17.27亿人次走进电影院”,这其中就有影迷大联合的《复仇者联盟4:终局之战》。

 

而今年,北京慈云寺的苏宁影城宣布闭店,电影院的座椅被丢弃在人行道上。

 

图源:微博@导筒directube

 

或许宏观的数据下跌对大众来说还不够切肤。

 

但落在每一个具体的人身上,我们对于“说走就走”的期待与向往,渐渐在一种新常态化管理中黯淡。

 

在北京疫情卷土重来之前,@渣渣郡已经准备好了五一露营的装备,而如今他的装备也只能放在家里吃灰。

 

“北京近郊的金海湖营地就封了,其他营地也都被封了。有些营地要求你进去搭帐篷之前,得出示48小时核酸证明,好像除了小区半径5公里内,就没有什么可去的地儿了。”

 

为了躲避严格的规定,许多露营爱好者甚至开始寻找野路子,在没有监管的河滩边或者大野地搭帐篷过瘾。

 

图源:小红书

 

而盼星星盼月亮的@木子童,这个五一也没机会去山里看星星了。

 

郊区烧烤和农家乐泡汤之后,连带着她提前约好的剧本杀桌游也没戏了。毕竟不少朋友都被困在了那湾窄窄的封控区里。

 

目前她的新计划,只能和桌游老友们在线上一起玩“血染钟楼”,顺便在家消耗一下前两天疯狂囤菜的物资。比如如何用土豆萝卜等根茎类食物做出一道美味料理。

 

将近7个月没回家看看的北漂@黄瓜汽水,从元旦熬到春节,从春节熬到清明,又从清明又熬到五一,一次次被疫情防控政策挡住返乡探亲的路。在出租屋里和家人视频,总在重复一句话:这次放假又回不去了。

 

而她身边的北漂朋友们,大多面临着这样的困扰。一边是家中老人的等待,另一边是返乡后不确定的隔离政策,动辄7天以上的隔离,对于普通打工人来说是承受不起的成本。

 

“这个假不放也罢。困在原地哪都去不了,放和不放有什么区别呢?为了能回家一趟,我甚至想过离职算了。”再次被假期放鸽子的黄瓜汽水非常郁闷。

 


除了疫情因素,调休后的五一,就像脱裤子放屁一般让人觉得疲惫。原本不富裕的假期又一次雪上加霜,算来算去,相等于只休了1天。

 

在“调休滚出中国”的呐喊声中,大众对调休制度已经从不满郁闷演变为无力吐槽。

 

事实上,父母辈的假期可能比我们还要短。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,国家执行的都是单休制,一周上6天班,只有周日才能休息。于是人们经常挤在周日采买物资、打扫卫生、陪伴老人孩子。

 

到了1994年,国家还尝试过“大小周”制度:大礼拜休息2天,小礼拜休息1天。1995年,我们习以为常的“双休日”才被推行。

 


中国式调休也并非新鲜事。

 

中国曾经全年只有7天法定节假日:元旦放假1天,春节3天,劳动节1天,国庆节2天。法定节假日适逢星期日,应在次日补假。

 

1979年1月,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读者来信,标题是《为什么春节不放假》,吐槽了不放假对人民群众的精神伤害,大家已经厌倦了“革命化、战斗化的春节”。

 

直到1999年,国务院修订了《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》,法定节假日才好不容易从7天增加到了10天。

 

为了凑出来黄金周“7天乐”, “前挪后借”的调休制度一度非常疯狂:2005年的国庆节,7天假的代价是连上7天班,这谁顶得住啊?

 

虽然2007年休假方法再次修订,但人民群众每年还是躲不过调休的噩梦。

 

那英老师有云,被打乱的假期节奏,其实就像一场集体内分泌失调。人体的休息节律,并不能像加减法一样维持平衡。连续工作5天以上,疲乏感和倦怠感会吞噬你我。

 


就在这次五一放假前的几个小时,@微博日本放出了今年日本黄金周十连休安排,直接影响了许多网友的身心健康。

 

毕竟在国外,并不存在调休制度。大方的法国甚至一年有5周法定的带薪休假。

 


在疫情管控与调休制度的双重夹击之下,不管是长假短假,都不再令人憧憬期待。

 

“连续上6天班,换来的可能是5天的家里蹲,怎么想都太不划算了。还不如把假期给我存起来,等到疫情过去了再取出来用”,@黄瓜汽水幻想着一个假期银行,把她这一年浪费的假期都折现。

 

而对于@渣渣郡来说,疫情这三年,彻底抹杀了他对假期的想象力。

 

曾经我们至少还有乐观的心态去期盼一场长假,兴致勃勃地给自己安排一场旅行:

 

去云南吃米线和鲜花饼,去兰州吃牛肉面看黄河,去桂林坐小舟看山水,去苏州逛园林吃酒酿圆子,去湖南嗦米粉喝茶颜悦色,去西安吃肉夹馍凉皮,去青岛喝啤酒吃蛤蜊。

 

甚至我们还能畅想一下,去日本新宿的玩具店淘点新奇玩意儿,去伦敦逛逛大英博物馆,去东南亚海边抱着椰子喝个痛快。这些畅想,从前并不是完全无法实现的白日梦。

 

而现在,我们只能像茨威格在《昨日的世界》中所写的一样:

 

“在巨大的风暴早已将世界击得粉碎的今天,我们终于明白那个太平世界无非是梦幻中的一座官殿。”

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